宁棋

羽风前辈和飒马酱

何人与我同往

巫见: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停住脚步,轻抚上剑柄。
    “这把剑,是老师从前的佩剑。”
    “老师当年,执此一剑,十步杀一人,尸山血海里走过,杀到白衣变血袍,告诉天下所有人,何谓我泱泱华夏之傲骨,何谓我巍巍炎黄之荣耀。”


    “我辈剑锋所指,唯为国之荣辱。”
    “我入门时,老师要我对天地立誓,只有这一句话。”
 
    “但我今日不想拔剑。”



    “可你的敌人在里面,这不算背誓吗?”
    “……”


    他沉默地太久了,连我都以为他不会再回答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
    “一个国家的兴衰荣辱,真的是我们寥寥几人能撑起来的吗?”
    “我的老师昔年征战天下,可他现在在哪里呢?
        我的师叔当日八方浴血,可他现在在哪里呢?”


    “今天我的敌人,不在里面。”


    “国家不是靠一代人,靠几个人撑起来的。而是一代代人,多少人倒下去,就要有多少人站起来。”
    “我今天不从这扇门里走出来,总有一天,会没有人再愿意做英雄。”
    “为国效死是我辈荣耀,我只怕自己死得不值得。”




    “更何况,”
    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
    “我当年入老师门下时,还不知道何谓国之荣辱。”
    “我那时候只是个一味崇拜着老师,想做像他那样的大英雄的少年。”
    “是他教我何为剑,是他教我,何为国。”
    “现在,我要去寻他回来。”




    他转过身,在黑暗里扫视过一周,轻声说:
    “何人与我同往。”


    黑暗里站起了许多人,他们沉默地走到这个年轻人身后,就像多年以前,他们追随着他们的老师,踏过每一片战场。


    “走。”




    “你们的老师,可能不会愿意看到你们为他这么做。”
    他停下脚步。
    “我知道。”
    “等老师回来,我会自行向他请罪。”




    我坐在原地,脑海中飞掠过很多事情。
    我想起嵇康,想起广陵散,想起他的三千太学生。
    他们的老师不会成为嵇康。
    然而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他大概也是情愿的。
    这个国家有顽疾要治,有毒瘤要清。他大抵会情愿做这个导火索,而他的弟子,是第一个执起火把的人。
    他会点亮第一处烽火,暴露出这个国家的第一处沉疴。



    年轻人的背影已经远远地离去,清风拂过流云,露出今晚第一缕清辉。


    “我辈剑锋所指,唯为国之荣辱。”
    我的耳边似乎还在回荡着这句话。


    今夜月色真美。

zzk应该是那种……很会笑,不爱说话,有点腼腆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从同人里吃到了面瘫和结巴(不是)的味道。
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寡言,不是结巴啊

接吻[薰飒]

“飒马君,来接吻吧。”无聊的坐在桌子旁,看着后辈每天如出一辙的动作,羽风薰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观察鱼类的紫发后辈听到这句话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满是:羽风薰你疯了吧闹什么呢。
无谓的用食指点着自己的嘴唇,羽风薰眯起眼睛笑得像只狐狸,等着神崎飒马凑过来给他一个笨拙的吻。
神崎飒马的吻一向不熟练,不是说他对此粗暴或者不重视,甚至他大概对此还有些热衷,只是他过于羞涩,每次只是简单的唇齿相依就能让他红透了脸,颤抖着的睫毛像是随时会飞走的蝴蝶,看起来就像是被欺负了一般的委屈。
虽然羽风薰嗜好“欺负后辈”,但是对自己放在心里珍重着的人还是舍不得欺负的,每次看到神崎飒马露出一副快要因为羞耻哭出来的表情,手上的动作就会不由自主的停下,就像现在,他反手按着后辈的嘴唇,另一只手已经勾住了神崎飒马的脖子,本来是主动凑过来的小后辈就已经不好意思的挪开了眼。
不过一直这么害羞可不好吧?
羽风薰抚摸过对方薄薄的嘴唇,手指微微用力按进唇间,碰到了坚硬的牙齿。
“羽风……殿?”神崎飒马歪着头有些不解的望着他,这是要做什么呢?
“教你接吻。”羽风薰的嘴唇覆盖上来,柔软的触感压在嘴唇上,原本按在嘴唇上的手指松开,轻轻的按住了他的肩膀,让他更大幅度的俯下身来。
神崎飒马的嘴唇可能比女孩子的还要再软一点,羽风薰含住了他的上唇,轻轻吮吸着,光滑柔软的触感吻起来甚至有些像果冻,略甜的味道也和果冻一般美味。
真奇怪啊,明明唾液是没有味道的。接吻之间羽风薰微睁开眼看了看神崎飒马,脸颊已经晕染开浅浅的红色了,大概再过分一点就要打退堂鼓了吧。羽风薰伸出舌头舔过他的上唇,立刻就感到了他想要退开的动作。
一只手按住神崎飒马的后脑加重这个吻,牙齿压着嘴唇有些疼,羽风薰模模糊糊的开口:“飒马君,不要「逃」啊。”
退缩的趋势得到了缓解,神崎飒马睁开眼对上了羽风薰,又很快闭上了眼睛,终于还是伸出舌头,轻轻的碰了羽风薰的嘴唇一下,便迅速的缩了回去。
分开嘴唇,羽风薰擦了一下神崎飒马嘴角的涎水,又吻了上来。“再张开嘴一点。”羽风薰的声音还是模模糊糊,舌头亲昵的舔舐过敏感的牙龈,羽风薰打开了他紧闭的牙齿。
软滑的舌头磨蹭过敏感的上颚,酥痒的感觉从口腔里延伸下去,神崎飒马缩起了肩膀,慌不择路的咬了羽风薰一口,羽风薰的手掌一下下轻抚着他的背,作为安抚。
舌头温柔的在口腔里划着圈,互相舔舐过的滑腻触感像是燃起的一团火焰,烧得神崎飒马微微有些出汗。
接吻……是这么幸福的事情吗?身体轻飘飘的,舒服、愉悦、轻松……一切正面的感觉从相贴的粘膜上传过来,连大脑都有些飘飘然了。
被羽风薰轻轻推着肩膀推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喘,嘴角和下巴都被唾液润得湿漉漉的,睁开眼就撞进了羽风薰带着笑意的眸子。
“飒马酱,是不是很舒服呢♪”
语调上扬,几乎是可以实体化的愉悦,神崎飒马红着脸没有表态,愣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
“你、你这家伙!这种事、这种事……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主要是因为薰尼这次的面板太糟糕了啊啊啊……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才要前辈来教♂怎样庆贺啊!
总之飒马酱生日快乐!最喜欢你了!

不到黄泉不相见 [薰飒]

江南的三月有成片的桃花,温暖的风和阳光,他跟着船队沿河南下,第一次遇到了一个能让他“敢怒不敢言”的人

那大概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当时他还没有离开他敬重的前辈,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背着一把剑就以为能够走整个天下。
他沿着运河向南走,从京畿刚刚破冰的早春出发,在临安暖风熏人时遇见了那个人。
十年前的春风是什么样呢。
大概和他的名字一样,“薰”,抓不住的熏风,温暖宜人。

如今他穿过中都刚刚融化的严冬,再次顺流而下,一路走走停停,到临安时桃花已经谢了大半,那个人还会和十年前一样,靠在某一个码头上等他前来赴约吗。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他指尖弹过闪着寒光的剑,多久没有见过那个人了呢,七年,八年,还是十年?
曾经他最讨厌撒谎的人,后来他发现自己也是一个胆小鬼,没有足够的勇气来对待自己的内心,渐渐的变成了那种自己最讨厌的,心口不一的撒谎者。
不说,大抵分为两种,一种是不能说,一种是说不出,而他,是两者兼备,亦或是……两者兼非?
不过如果能再见一次,大概他会拼命的拉住那个人,无论如何也要告诉他自己一直倾慕于他。

来到临安城时风比之前要更暖些,下午的日头让人恍然以为到了初夏。
躲进路边的茶楼,他要了那个人平常最常要的花茶,清苦的茶香里掺上了一缕香甜,他撑着脸看着琉璃碗里舒展开的花瓣,假如……再来一次就好了。

花香落在他的睫毛上,熏染上了一层水汽,他眯着眼望茶楼窗外,江南人以水为路,在楼上也能听到船夫摇橹的声音,哗啦啦的波浪声混在市人热闹的声音里。
沾了足够厚重水汽的睫毛慢慢阖上,他枕水而眠,做了一个长长的,混乱的梦。

梦里有羽风薰,也有他。
那大概是十年前的光景,他还没改口叫他薰殿。
他们俩牵着手,偷偷溜着去看戏,戏台上在演战国时不见黄泉不相见的那对母子,观众稀稀落落,高亢的南腔在黑沉沉的夜色里格外激昂。
“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阙地及泉,终得以见。

窗外黑沉沉的暮色一层层盖上来,乘着夜晚的河流,那人来赶最后一次相见。

他们看得很专心,在高潮时那人似乎握紧了他们交叠的双手,他听到自己轻轻叫了一声薰。

待到梦醒已经是华灯初上,睡眼朦胧间他看见桌边坐着一个人,对襟的上衣连丝带都与初见时一无二致。

“前来赴约,不胜感激。”

嗯是北宋背景的薰飒(什么鬼)
薰尼在七年前已经死了,飒马来临安算是赴约,最后还是在黄泉时相见了,夜晚的河流就姑且当做三途川,薰尼逆流而上,再见他最后一面,从此一去不返。

live后的电话【薰飒】

神崎飒马接到电话时正在用毛巾慢慢擦干头发,洗发水的樱花香气在密闭的空间里格外浓郁。从那一边传来薰的声音,“飒马きゅん~,在做什么呢?”
羽风薰的声音有点喘,兴奋而有朝气。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台历,神崎飒马算了算时间,大概是undead刚刚结束live就给自己打了电话。
嘈杂的人声从电话的另一段传过来,神崎飒马用手指缠绕着卷曲的长发,散开了盘起的头发,滴水的发梢微微洇透了纯棉的睡衣,“刚刚洗过澡,薰殿。”大概是因为刚刚从浴室出来,连声音都被熏得有些软。
羽风薰那边的声音慢慢静下来,应该是找了个人少的地方,传过来的呼吸清晰而略显急促,就像吹在耳边一样,“飒马きゅん~有没有好好擦干头发啊?”每次live后羽风薰格外兴奋的时候,从中学时期带来的小习惯就会冒出来,比如……不好好叫名字,还有奇怪的语气词。
“唔……正在擦♪。”神崎飒马故意放得慢吞吞的语调,句末的愉悦仿佛要实体化一般,“羽·风·前·辈。”一个一个音节滚过舌尖,亲密的称谓突然变回了高中时的敬称,神崎飒马刻意压了压嗓子,略有些沙哑的嗓音如果是在叫某个小姐的名字,大概对方连腰都要软下去了吧?
果然那一边的人乱了手脚“飒、飒马きゅん?”
绝对是脸红了吧。神崎飒马弯起眼睛笑的开心。

这个脑洞开的很早,最后写出来已经完全不是最初的想法了。一开始想的是薰尼和飒马刚刚开始交往,live后和飒马打电话,太兴奋了又听到飒马宝宝表示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干更兴奋了,想着想着就自己脑补出了飒马酱的裸()体,结果自己石更了,告诉飒马宝宝后飒马就炸毛了。
最后写出来变成了成年人飒,撩薰尼,把薰尼撩得面红耳赤的。

巧克力

从冰箱里取出生巧克力,切碎,放在小碗里隔水加热,神崎飒马耐心的搅拌着逐渐融化的褐色固体,这次的巧克力和之前准备的不太一样,除了尊敬和感谢可能还要多点什么。
在融化的巧克力里加了更多的牛奶和糖浆,那个人,羽风殿,是喜欢甜食的,这个味道会让他喜欢吗?神崎飒马想了想,加入了更多的糖浆搅拌均匀。
确定了关系以后第一次的情人节,要怎么度过呢,神崎飒马摸着书包里包装精致的盒子,手心里有点渗汗。莲巳殿和鬼龙殿的巧克力,同班同学们的巧克力,和自己兴趣相投的后辈的巧克力……唯独空下了羽风薰的那一份,那一份是不一样的,带着更多的感情的,单独制作巧克力。
放学后就能见到他了……那个轻浮的男人,神崎飒马攥了攥刀柄,想找个无人的场地挥刀一百次来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闭了闭眼睛,他用微微发烫的手指再一次抚摸过盒子的花纹,一遍遍确认自己已经准备得万无一失,只剩最后一步——把礼物交到对方手里了。
直到双手递过自己的礼物时神崎飒马才忽然感到一阵心悸,抬起头的时候对上羽风薰带着笑的眼睛,忽然从两颊蔓延开了滚烫的热度,神崎飒马转过脸去试图用海生部室昏暗的光影隐藏自己的羞赧。
“给我的巧克力,是不一样的吧?”羽风薰的声音都是带着笑意的,神崎飒马点了点头,这下糟糕了,大概连耳朵都红透了吧,自暴自弃的捂住自己的脸颊,他对那边要求品尝的羽风薰表示了同意。
会不会喜欢呢?神崎飒马放下贴在自己脸上的手,右手已经握紧了刀柄,如果能挥刀就好了啊,大概……可以不这么紧张吧。
嘴里还有着巧克力的甜味,羽风薰舔了舔嘴唇,飒马这次做的巧克力放多了牛奶和糖浆,甜味简直要一路冲到大脑去,虽然自己喜欢甜甜的东西,不过这次是不是太腻了点?几乎要让他怀疑是不是神崎飒马给他的一个恶作剧了。
“呐,飒马きゅん,这次做的巧克力有没有尝过呢?”还是用着轻松的语气,他问那个已经把自己缩进了阴影里的小武士。“唔,我记得羽风殿偏好甜食,所以加了更多的糖,不知道是不是合口味呢。”傻子都听得出来其中的期待和热切,羽风薰笑意不减,径直走过去站在他身边,扶住他的肩膀一点一点靠近,在一个可以看清他的脸的地方停下来。
“很好吃哦。”看着飒马亮晶晶的眼睛和红晕还没退去的脸颊,任何不好吃的评价都要咽回肚子里了。伸手捧着飒马还有些烫的脸,他吻上了那张微微张开的嘴。
味道很甜,很好吃,如果是和你的话,再多一倍的甜度我也能接受。

溺水

只是觉得……好痛苦,见到那个人的时候,被他看着的时候,看着他的时候,呼吸不过来空气的感觉像溺水一样,世界是失声的,……就像潜在海底一样。
神崎飒马大概是掉进了一片名为羽风薰的海,并且在里面因为溺水而死去活来。

三年级的生活压力很大,但还不至于自己支持不住,坐在只有自己的海生部室里,神崎飒马望着鱼缸里慢吞吞游动着的龟五郎。部长殿下毕业并没有带走他大海的朋友,剩下的部员——不,现任部长当然要每天往这边跑,照顾来自深海的客人。
半透明的水母在鱼缸里轻盈的像个水泡,昏暗的部室里有海水略显腥咸的味道。神崎飒马搬着椅子坐在鱼缸前面,和刚刚掉过头来的鮟鱇大眼瞪小眼。

红月的纳新很顺利,海生的部员招募也还在进行,今天收到了三份入部申请……对着自己最不擅长的文书工作叹了口气,神崎飒马取下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只是一周没有见到前辈们而已。大概是名为思念的东西在自己身体里疯狂的蔓延,就像在海里呛水一样,苦而涩,抑制不住的压抑,从胸口到心脏是一段沉甸甸的距离。

再一次见到羽风薰是在去买鱼食的路上,那个人把自己裹的像个粽子,帽子墨镜口罩围巾,一样不落地全副武装,在暖风吹拂的季节里格外不合人群。彼时他正单手撑在玻璃鱼缸上看游来游去的锦鲤。
再见面没有飒马想象的那么动人,他没有激动的冲上去——拔刀或者打招呼,只是走到他身边,叫了一声羽风前辈,改掉了他一直坚持的羽风殿。
羽风薰回头看着他,把墨镜拉低了一点,一双浅棕色的眼睛在水族馆亮晃晃的白炽灯下带着点透明的质感。姑且不论为什么这里忽然安了如此晃眼的白炽灯,神崎飒马看到羽风薰回头时,心脏狂跳了一下,沉重的郁闷忽然不翼而飞,像是溺水后疯狂的咳嗽,自己突然急促的呼吸和心跳,一定是只有自己才听得见吧。缓缓把目光从羽风薰的脸上移开去看锦鲤,他听见羽风薰还是一副轻松的语气,“好久不见,飒马きゅん~”

明明你没有那么轻松的,神崎飒马盯着水里的游鱼,任凭自己的思绪天马行空。……明明眼睛都是红的,但是为什么还是一副轻松的样子呢。“羽风前辈——”他欲言又止,那边的羽风薰正在解下缠绕在脖子上的薄薄的围巾,顺手擦了一把沁出了一点汗水的额头。“嗯?飒马きゅん,怎么了?”还是那副轻浮的语调。“请不要叫我‘飒马きゅん’了。”沉默了一下,在心里的焦躁中他慌不择言,他听见自己这么说。不要叫我“飒马きゅん”了,就像我不再叫你羽风殿,而是改称你前辈,即使这并不重要。
羽风薰短促的怔了一下,当做小武士又忽然冒上来的什么念头,“好、好,飒马くん,这样可以了吗?”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笑。

其实你不用笑着也可以的,神崎飒马有点难过,一肚子的解释都憋回肚子里,面对羽风薰他没办法坦率,大概现在不说错话就可以了吧。
羽风薰低低念出的词是“koi”,是在赞美锦鲤,还是在……谈论恋情呢?神崎飒马不想去想这个语焉不明的谐音,只是忽然觉得白炽灯还是很刺眼的,一定是因为在强光下照射了太久,才会感觉眼睛不舒服吧。
呼吸不到空气,头晕眼花,喉咙里发出的声音被水族馆里声音不大的机器运行声掩盖住,滚烫的眼泪从脸颊上滚落下来,他呆呆的流着汹涌的眼泪,还有心思想着为什么前几天眼疲劳时都没有眼泪。
羽风薰叫他的时候被他转过来的脸上的两道泪痕吓了一跳,从自己连帽衫的口袋里掏出来手帕递给不自知自己正哭的欢快的小武士,他听到神崎飒马鼻音极重的一句谢谢。
我只是,想替你哭而已。被自己这样矫情的想法惊吓到的神崎飒马握着羽风薰递过来的手帕,在水族馆bug般存在的强烈的白炽灯光下怔住了,一定、不是因为他才哭的吧,只是自己的想念,突破了界限而已吧。像是与眼眶有仇一样狠狠地揉着自己的眼睛,再度抬起脸时他在玻璃鱼缸的反射里看到了自己惊慌的表情,被自己揉得红红的眼眶,还有微微发红的鼻尖,都象征着他刚刚哭完一场,在那个会让他“溺水”的前辈面前。

过劳睡着了的莲巳敬人

连日的工作让眼睛干涩而酸痛,莲巳敬人摘下眼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还想再趴一会。
再一次把头埋下来,用脸颊蹭了蹭柔软的衣料,眯起眼睛的动作很快就让睡意蔓延上来,一手抓着眼镜,枕着另一只手臂,莲巳敬人陷入了意料外的睡眠。
绵长而轻的呼吸在灯火通明的学生会室里回响着,天祥院英智推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他的青梅竹马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
轻手轻脚的关好门,天祥院英智搓了搓自己的在外面冻的有点凉的手,呼了一口气,走过去正准备把冰凉的手插进莲巳敬人的衣领里,看到敬人睡的毫无防备的脸,举着的手又放了下来。
从外面刚刚回来的衣服上还带着雪花的凉气,天祥院英智用冰凉的指尖小心的戳了戳睡着了的敬人的脸。
没有反应。
莲巳敬人睡得很熟,对外界的刺激毫无反应。眼镜被他取下来了,松松的勾在他的右手食指一侧,因为之前醒过来起身的动作滑下的毯子堆在身后,大概因为冷,敬人微微的耸起了自己的肩膀。
把毯子拿起来披在敬人肩膀上,英智走到窗边拉上了半开的窗帘。然后关掉了敬人早晨打开的灯,天祥院英智用已经温暖起来的手指,轻轻摸了摸敬人的头。
如果太累了,先休息一下吧,不管是出于对我的关心,还是因为你那可怕的责任心,你都该注意自己的身体。
撩起敬人的刘海,在他的额角吻了吻,天祥院英智轻轻的搬来一把椅子,挨着莲巳敬人坐了下来。靠着敬人的肩膀英智也趴了下来,在昏暗的室内看不清敬人的脸,模糊的五官是温柔的轮廓,天祥院英智把眼镜从敬人的手里拿出来,然后自己握了上去。

发现好像大家并不是很介意攻受的样子……我就打俩tag了

白如白牙(白如白忙)热情被吞噬(莫名被摧毁)
香槟早挥发得彻底(得到的竟已非那位)
白如白蛾(白如白糖)潜回红尘俗世(误投红尘俗世)
俯瞰过灵位(消耗里亡逝)
但是爱骤变芥蒂后
如同肮脏污秽不要提
沉默带笑玫瑰
带刺回礼只信任防卫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
得不到的从来矜贵
身处劣势如何不攻心计
流露敬畏试探你的法规
即使恶梦却仍然绮丽
甘心垫底衬你的高贵
一撮玫瑰(给我玫瑰)无疑心的丧礼(前来参加丧礼)
前事作废当爱已经流逝
下一世
又一世

是歌词
呃其实是个半图左边还有等大的相方,但是没画完,那我还是打个tag吧